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她覺得最近一段時間真的是累壞了,便好好的睡了一大覺,之后她就把孩子交給奶媽,出去活動了活動,總算找回了一點活著的感覺。

    陳敬業連忙趁機說道:“好不容易得到片刻的休息,不如我帶你出去走走吧?你也已經好久沒有出去溜達了。”

    簡隨喜有些心動,說道:“那好吧!”然后他們兩個就乘著馬車上集市上逛了一圈,當然只是在附近逛了一會兒,簡隨喜擔心孩子,又回來了,不過她沒少買東西,還買了一些吃的用的。

    她已經有好久沒有這樣徹底的放松了,今天終于是好好休息了一下,可是美好的心情很快又被打破了,這天他們剛剛回到家,水紅的丫頭又來找陳敬業,說水紅的病情又有所反復,咳嗽的更加厲害了。

    陳敬業征求了簡隨喜的意思,說自己要過去看一下,簡隨喜想了想,說道:“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也想看看你的這位朋友,跟她認識一下!”

    陳敬業瞪著眼睛說道:“這個,還是不要了吧,萬一她把你給傳染了怎么辦?”

    簡隨喜說道:“沒關系的,你的朋友有病了,我當然得去看看啦,不然的話,她還以為我不高興你收留她呢!”

    陳敬業想了想,說道:“那好吧,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之后他又在半路上請了一個大夫,然后跟他們一起去了靈鏡胡同水紅的住處。

    到了那里,他們剛走到門口,就聽到了水紅的房間里傳來了一陣陣的咳嗽聲,咳得撕心裂肺的。陳敬業就皺起了眉頭,對大夫說道:“就是這家,一會兒你給她好好看看。”

    大夫點點頭,然后他們就推門進去了,水紅正歪靠在床上,不停的咳嗽,咳得臉都紅了,看到他們進來,正要打招呼,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陳敬業連忙走過去說道:“不要說話了,我找了大夫過來給你看看。”

    水紅點點頭,看向那個中年大夫,對他點了下頭,但是很快的她就看到了站在他后面的簡隨喜,一時有些錯愕。

    陳敬業連忙跟她解釋道:“這位是我的夫人簡隨喜,她聽說你住在這里,還生病了,就讓我帶她一起來看看你,也讓你們兩個認識一下。”

    水紅聽了,連忙對簡隨喜點了個頭,說道:“你好簡夫人。”

    簡隨喜對她點了點頭,說道:“你好,你叫水紅是吧?你感覺怎么樣?”

    水紅說道:“我沒事兒。”可是剛說完她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大夫連忙走過去說道:“我來給你把把脈吧,你這個病好像很嚴重的樣子。”

    水紅點點頭,然后就聽話地躺了下去,讓大夫給她把脈,大夫把脈很認真,看了很長時間,才站起來說道:“她這個病不光是因為傷寒,還有肝氣郁結造成的痰多咳嗽,水脈淤塞,這樣下去的話很容易變成癆病的,得趕緊治呀!我給你開一些刺激性的藥方,能夠盡快的把這個病抑制住,但是也很猛的,需要有人在一旁看著她喝藥,以免出什么問題。”

    陳敬業聽了說道:“這藥會不會太猛了?會不會傷到人呢?”

    大夫說道:“這藥雖然猛了一點,但是也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她現在的病就得下猛藥,不然的話很難在短時間內好起來的。”

    陳敬業點點頭,說道:“那好吧,你盡管開藥吧,要用好藥,錢不是問題。”

    大夫點點頭,然后就坐到一邊寫藥方去了,簡隨喜走到水紅的面前,說道:“你怎么病得這么厲害呀,是不是先前就身體不好呀?”

    水紅說道:“我以前身體挺好的,可能是最近遭遇了太多的事情,身體也變差了,不過沒關系,我一定會快點好起來,絕對不會再麻煩三少爺了。”

    簡隨喜搖搖頭,說道:“沒關系的,你們是朋友嘛,你有什么事情他當然要幫你了,況且你在這里又沒什么親人,以后有什么需要的盡管說,只要是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水紅感激的說道:“謝謝你夫人。你能把我當成朋友,真的是我的榮幸,等我身體好了,我就不再住在這里了,免得給你們添麻煩。”

    簡隨喜說道:“你在這里無親無故的,也沒有地方可去,不用這么客氣,反正這個房子空著也是空著,你就安心住下來好了。”

    水紅說道:“那也不是長久之計呀,況且我在這里真的很給你們添麻煩。”

    簡隨喜說道:“真的沒有關系的,現在先不要想這個了,好好的養病要緊。”

    這時候,大夫開完了藥方,把藥方交給陳敬業,說道:“東西都在這上面了,至于怎么服藥怎么煎藥,這上面都有寫,只要照著做就可以了。”

    陳敬業拿過藥方仔細看了看,然后點了點頭,說道:“多謝大夫了!”然后從口袋里掏出銀子給了大夫,大夫就離開了。

    之后陳敬業就讓一個丫頭拿著藥方去抓藥,并且叮囑她一定要抓好藥,而且要嚴格按照這個藥方上面說的火候熬制,丫頭答應一聲就離開了。

    她走之后,陳敬業就有些不自在了,因為房間里的氣氛有些詭異,雖然簡隨喜并沒有阻止他繼續照顧水紅,但是他們三個的關系畢竟有些尷尬,水紅也察覺到了,說道:“我已經沒事了,三少爺,真是麻煩你,又讓你跑一趟,要不然你們就回去吧,我這里病氣太重,不要傳染給你們。”

    簡隨喜說道:“那好吧!”又對陳敬業說道:“那咱們就先回去吧,反正咱們留在這里也幫不上什么忙,反而讓水紅姑娘休息不好,以后咱們有時間再過來看她好了。”

    水紅也說道:“是呀三少爺,如果你忙,就不用過來了,反正我這里還有小風小雨,其實我并不想去叫你的,誰知道這丫頭自作主張。”

    陳敬業說道:“她們做得沒錯,你有什么不適當然要來告訴我了,不然她們知道些什么呢,以后有事情盡管去找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