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只是人都有私心的,她的目的就是要留下厲瑞行,居然厲瑞行人在她身邊,她自然就不能再讓他離開。

    何況,如今的他在許孟逍和大家眼里都是已經死去的人了,自然不能再讓他出現,讓他再次深陷危難。

    厲瑞行還在昏迷之中,白相思則是在悲傷之中不能自已。

    她的傷不算太重,只是情緒上難以掌控,但是因為知道孩子的事情,所以白相思很控制。

    從醫院回到楓葉居,周遭一切都已經變得荒涼了。

    是深秋到來,也如寒冬凌冽。

    白相思進門,看著眼前一切如初,但是卻缺少了那一份溫暖。

    “相思……”

    白相思正沉默著,卻是聽著低沉的男聲響起,抬頭看去,才發現厲成站在客廳里,蘇微坐在一旁,正拿著錦帕擦拭眼淚。

    見著白相思來了,她也立馬微笑了一下起身來,“相思回來啦……”

    白相思愣了一下。

    看著兩人像是突然老了十多歲一般。

    “爸,媽……你們……”

    “厲家很多東西都被查封了,我們現在只有這里可以來了,何況,你有了身孕,我們也正好照顧你,如今,只有我們相依為命了。”

    厲成嘆氣一聲,蘇微在一邊本來都已經收了情緒,聽著這句立馬又哭了起來。

    白相思身后幫忙提著東西的韶子熙和文肴也來了,見著厲成和蘇微也在,這才立馬和白相思解釋著。

    “相思,老大簽訂的文件已經流出了一些,我們看了內容,瑞興被收購,并且有一份資料里說明,老大愿意出讓自己名下所有的房產車輛,作為公司員工的補貼,所以……現在厲家也被封了,很多車輛也已經被開走 如今……”

    白相思站定在門口,身體僵硬。

    在醫院她便已經知曉了厲瑞行的死,讓她無法接受卻是無能為力的結局,她已經感覺到全身無力了。

    “文肴,你告訴我,傷害厲瑞行的人,除開許孟逍,溫翔杰和蘇瑞牧之外,還有人嗎?”

    白相思背對著文肴,那背影蒼涼但是多了一絲堅定。

    文肴和韶子熙對視一眼,有些不確定聽到的問題,但是愣了一下,她還是回答道:“許孟逍手下的兩個人綁了你,還有隱藏的幾個槍手,相思,你問這個做什么,你現在……”

    “我知道,我現在有了身孕不該動怒,所以我不會做什么過激的事情,為了讓這個孩子不受到影響,我見到他們都會繞道走,但是我一定會好好的記住,等到時機成熟,哪怕同歸于盡,我都一定會替他討個公道。”

    白相思說著便上樓去了。

    幾人看著白相思如此的生氣且語氣堅定,更是心中難以平靜。

    ……

    “近日,底蘊在宣布了收購瑞興之后,宣布了最新接班人的有關消息,早前已經出國的許孟逍,作為星城娛樂的前老板,一躍成為本市最大投資企業的總裁,這則消息多少讓人振奮了一下,至少很多女粉絲是非常樂意的。”

    秋意深沉,所謂一個月后宣布的大事,如今底蘊也算是完成了,白相思看著那電視里正在和大家揮手致謝的許孟逍,手在一側不由的攥緊。

    身邊處理文件的文肴也是扶了一下眼鏡。

    “白總,因為底蘊的大陣仗,我們現在很多可投資商都跑去底蘊招商了,我們的危機重大……”

    “文肴,為什么當初那座建筑里發生了那么的事情,那些警察明明到了現場,而許孟逍他們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呢?一條人命,難道不應該追究嗎?”

    白相思想了很多,就是沒有明白,當時郝天和厲瑞行都死在現場,那些人難道眼瞎嗎?

    竟然沒有立案調查,不找到兇手嗎?

    文肴頓了一下,然后嘆氣道:“調查了,而且兇手也找到了。”

    “什么意思?”

    文肴看著那屏幕上笑的謙遜的許孟逍,想著那日蘇瑞牧被拉進警局承認一切的樣子。

    “蘇瑞牧自己承認了,那些人也沒有繼續再查。”

    人們只在乎如今這個能翻云覆雨的人,厲瑞行早前再厲害,可是死去了,他依舊只是一具尸體,何況他被燃燒殆盡,甚至連尸體都搜尋不到,所以結案也是草率的。

    不過就是在那些記者口中隨口一句過去便是了。

    白相思還死死的看著電視里的許孟逍,笑的溫文爾雅,應對記者問題也是淡定自若,這樣的敗類,這樣的衣冠禽獸,她還要忍受很久。

    和溫翔杰的帳還沒算,現在又添許孟逍,白相思的指甲嵌進肉里,依舊毫無痛感。

    ……

    天氣深沉,厲瑞行的死被報道為為了打擊惡人犧牲,葬禮很簡單,簡單到沒有舉行任何儀式,因為他的尸身都是虛無的,何況白相思也并不希望在葬禮上看到許孟逍,所以在商量后,她們只是簡單的邀請了幾個重要的人出席。

    秋雨微涼,葬禮過去了一段時間,白相思還是會撐傘去那墓碑前靜思,似乎這樣就能感受到厲瑞行的呼吸在身邊一般。

    “女人是柔弱的花朵,雖然這樣的下雨天可以為花朵澆灌一些水分,但是沒有男人,女人就算被雨水灌溉也依舊不美麗,當然,白小姐例外。”

    一朵白玫瑰在纖細手指間轉悠著,花枝上的刺被打理干凈,花色慘白,連綠葉都被摘除 實在沒什么美感。

    許孟逍將玫瑰放在鼻尖輕嗅,而后十分享受的挑眉看著白相思,“白相思 上一次我承認我手下人太粗魯,但是今天來這里,我是希望某人來懺悔的,你千萬不要發瘋哦!我喜歡戲好的演員,不是戲多的瘋女人。”

    許孟逍的話,前言不搭后語,聽的白相思一陣疑惑,但是一想到許孟逍的言行,白相思也忍不住,一手握著傘柄,另一只手一揚便朝著許孟逍打去。

    許孟逍側身一躲,又大聲的喊了起來。

    “警察同志你們都看到了,是她先動的手。”

    白相思聽著許孟逍的話,頓時臉色深沉,看去許孟逍身后,竟然是一群警察,而警察圍著一人,那人正是蘇瑞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 七星彩论坛精选规律 百度吉林11选五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查是否中奖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 免费时时彩平台程序 广东福彩快乐十开奖结果 期货配资禁止性规定 山西快乐十分钟直播 吉林快三稳定版精选计划 信质电机股票 75秒极速时时彩官网 甘肃快三预测软件 tcl股票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彩票 微信投资理财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