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而在焦聚的目光之下,原本藏得好好的幻心夜也被人們發現。

    “嘭!”

    李塵羽可不會因此而愣住,又往陣法上捅了一槍,陣法轟然而碎。

    然后便伸出手拉住幻心夜沖入其中。

    “那是你們的人?”

    炎陽朔緊緊的盯著唐舞鱗,真的是狠啊,不但想要妖神令,連他們炎陽宗的底蘊也想抄走!

    “放屁!我不認識他們!”

    唐舞鱗一聲怒喝,他壓根就不認識那一人一貓!

    他可不想背這個鍋!

    “你覺得我會信嗎?呵呵,唐門啊唐門,本以為你們只是想過來搶妖神令,沒想到你卻是想滅我宗門!”

    炎陽朔可不會聽他鬼話,冷笑著說。

    “我特么的,那一人一貓我真的不認識!”

    唐舞鱗很是惱怒,剛想辯解一下,可炎陽朔不想聽他鬼扯。

    “沒想到你們唐門還有如此高手,今天看來要拼命了!”

    炎陽朔臉上帶著瘋狂之色。

    那個人只用兩擊就將陣法打破,實力比他只強不弱!甚至強了一大段距離!

    恐怕他去寶庫轉了一圈,回頭就是來收拾自己了!

    他身旁漂浮的火焰開始慢慢變得更深,身上的氣勢也在不斷攀升。

    “你瘋了!”

    唐舞鱗看到了他的作為,不由得齜目欲裂,驚駭欲狂!

    炎陽朔在燃燒自己的仙基!

    這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就算不死,此后一輩子也無法寸進一步!甚至還會進入衰弱狀態!

    他只是想搶妖神令而已!燃燒龍手骨的力量,他只要重新換過,就可以慢慢恢復,哪怕時間久一點。

    但炎陽朔卻不可能再恢復了!他這是真的要背水一戰了!

    “龍橫九天!”

    炎陽朔眼神瘋狂的看著他,一揮手,一道宛若真實的真龍便出現在他身旁,隨后沖向唐舞鱗!

    ……

    “咦,竟然沒有人進來阻止我們。”

    幻心夜一邊在寶庫內瘋狂席卷,一邊留意著寶庫門口的動靜,但讓他納悶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傳來,仿佛沒人關心這里一般。

    “他們火拼的正厲害,都殺紅眼了,不把敵人殺光,沒有人會來收拾這里的,趕緊的!”

    李塵羽也同樣瘋狂席卷寶庫內的天才地寶和靈石,神石。

    突然一陣地動山搖,連寶庫都受到了影響。

    “臥槽?”

    幻心夜感受著地面不斷震動,收寶物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而外面的兩位地仙已經開始打生打死了,唐舞鱗想要逃,但炎陽朔卻死死纏著他,讓他根本沒辦法脫離。

    畢竟在炎陽朔想來,等寶庫之中的那人出來,自己是必死無疑的,死之前能帶走一個是一個!

    然后又瘋狂燃燒仙基起來。

    ……

    “臥槽!”

    幻心夜和李塵羽掃完寶庫之中的東西之后出來,一道余波打向門口,幻心夜瞬間跑到了李塵羽的身后。

    只有躲在老大身后,才有安全感。

    抬起手,輕松的抵擋下那道余波。

    “臥槽?這么拼命的嗎?仙基都燃燒起來了,炎陽朔這輩子算是完了。”

    而幻心夜也看清了空中瘋狂戰斗的兩人,看出了一身火焰的炎陽朔所處的狀態。

    “該出手了啊。”

    李塵羽看著他們,也知道該自己上場表演了。

    雖然不知道炎陽朔到底把妖神令藏在哪里了,但搜一搜不就知道了嗎?

    寒鋒槍在手,迸發出強烈的殺氣,吸引到了正在戰斗中的兩人。

    唐舞鱗一臉憤怒的看著他,要不是這個家伙,自己也不會跟著炎陽朔一起燃燒仙基。

    沒錯,在龍手骨的力量燃燒完之后,他已經表示不想再跟炎陽朔扯下去,想要脫離戰場。

    但炎陽朔可是惦記著那個兩招就打破了寶庫防御陣法的強人,如果那個強人騰出手來,自己絕對是活不了的。

    畢竟就算是他,兩招打碎那個防御陣法也不行,燃燒仙基也不行,起碼得要10招。

    所以他認為唐舞鱗是想現在脫開身,然后讓李塵羽來收拾他。

    唐舞鱗在他瘋狂的攻勢之下,也開始難以自保,而且這家伙還死纏爛打,以傷換傷,也不讓他走,所以無奈之下也只能跟著一起燃燒仙基,免得被當場打死。

    就在這時,炎陽朔冷笑著說道:“你知不知道我有一枚妖神令?唐門就是沖著這枚妖神令來的。”

    “不過妖神令我已經讓人在亂戰的時候帶走了,你們一輩子都別想找到。”

    李塵羽聽到他的話,皺了皺眉頭,剛才那番亂戰,他確實也沒留意過炎陽宗的弟子是否悄悄溜走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妖神令就很難尋找了。

    畢竟遺古之地天大地大的,跑去哪里不行?

    “系統……”

    不過他可沒有忘記系統,畢竟他可是一個帶金手指的男人,有金手指不用白不用,剛想問一下炎陽朔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的時候。

    炎陽朔又開口了,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當然,如果你能把唐舞鱗殺死,我也不介意把妖神令的位置告訴你”

    他很篤定李塵羽一定會出手的,雖然這次李塵羽和唐門的人聯手了,但他從未在唐門之中見過李塵羽這1號人物。

    所以應該是唐門以以炎陽宗的寶庫為籌碼,請李塵羽出手來幫忙。

    因為唐門那邊發生大變故,所以自己這邊的妖神令很有可能不穩,唐山這才請人出手幫忙。

    這也和為什么李塵羽到現在才出場的問題對得上,而且很有可能唐山并為告訴他自己有妖神令的消息。

    不然他第1個沖向的不應該是寶庫,而是自己!畢竟妖神令的誘惑沒人能頂得住。

    至于為什么不是先去幫唐舞鱗,而是先去寶庫,在遺古之地很正常,酬勞到手了再做事,不然很有可能錢都沒捂到,東家就跑了。

    “真的嗎?”

    李塵羽停下了想要詢問系統的話,唐舞鱗他也是要解決的,就憑自己心中的那一抹殺意,不解決,遲早會對自己造成阻礙。

    “當然。”

    炎陽朔臉色又猙獰了幾分,恨恨的目光看著唐舞鱗。

    “那就交易達成!”

    李塵羽冷冷的說道,隨后身體一動,步法龍行瞬間出現到唐舞鱗面前。

    唐舞鱗看到他這個速度,臉色狂變,抬手鎮壓過去。

    “天龍破城!”

    一只黑色的天龍沖向了他,帶著死亡與毀滅的氣息,打破了他的招式,瞬間就將他淹沒。

    “吼!”

    唐舞鱗在死亡與毀滅的氣息當中怒吼,仙元瘋狂涌動,想要抵擋,但是沒用,根本就抵擋不住,身體被天龍的氣息快速入侵,最后身體生機全無,從高空之中掉落。

    “宿主與唐舞鱗產生因果關系,獲得因果積分8000點!”

    “嘶~”

    炎陽朔看到唐舞鱗一招被解決,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

    哪怕唐舞鱗跟自己戰斗已久,開始大不如前,但應該也不會落到一招敗北的程度啊!

    除非,那一招已經達到了天仙的層次!

    “妖神令在哪里?”

    解決完唐舞鱗,看到突然收入的8000點因果積分,李塵羽很是詫異,但快速回過神來,冷冷的看著炎陽朔。

    “咕嚕~”

    炎陽朔咽了一口口水。

    “不好!少主隕落了!”

    “怎么可能!”

    “可惡!快跑!”

    而唐門剩下的那些大乘期修士,也注意到了自己家的少主那躺在地上,毫無生機的尸體,驚駭萬分,立刻轉身就逃。

    畢竟沒有了少主牽制炎陽朔,以他們那精疲力竭的身軀根本就阻攔不了他,更何況還有著一個將少主擊斃是存在。

    而隨著唐門的人逃走,剩下炎陽宗的人戰著,似乎為這一次的勝利感到有點難以置信。

    “在這里。”

    炎陽朔面露苦澀的拿出妖神令給他。

    他原本只是想借李塵羽的手,看看能不能兩敗俱傷,自己好做漁翁之利。

    結果沒想到李塵羽一招就直接解決了唐舞鱗,讓他收起了那顆漁翁之利的心。

    “嗯?”

    李塵羽看見他自己拿出妖神令,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好啊,連本公子都忽悠過去了!

    “老大。”

    幻心夜這時飛上來,飛在他旁邊。

    “一人一貓?”

    炎陽朔突然想起了什么,之前因為和唐舞鱗打紅了眼,沒有想這么多,現在冷靜下來,突然明白了什么。

    “怎么了?不服?我告訴你,這是我大哥。”

    幻心夜一臉驕傲。

    “你們,就是純粹的來搶寶庫!”

    炎陽朔眼睛瞪大。

    冥淵閣被一人一貓搶了寶庫的事情,蓮火城可謂是人人皆知。

    而且唐門好像也是被一人一貓搶了寶庫,而且連宗門都被搞炸了!

    “你覺得呢?”

    李塵羽瞇了瞇眼睛,然后提著幻心夜就往蓮火城走去。

    留下一臉呆滯的炎陽朔。

    ……

    蓮火城門口,李塵羽和幻心夜極為惹眼!

    “臥槽!是他們兩個!”

    “一人一貓!不會唐門也是他們搶的吧?”

    “嘶~可怕~”

    “問題來了,他們是怎么出去的?”

    ……

    顯然,唐門不但被搶了寶庫,而且連宗門也被炸了的事情已經傳開了,連不是在同一區域的蓮火城的人都聽到了消息。

    幻心夜邁著極為囂張的步伐走進城中,李塵羽走在后面,很是無語。

    這只貓,有點囂張啊……

    “呵呵,有趣了,冥淵老者會如何選擇呢?”

    “估計是放棄了報仇的念頭吧,畢竟一招就能差點將唐門抹平,他可還差得遠呢。”

    “不一定啊,那一人一貓身上的寶物財富已經積累到了一個很可觀的數值了,冥淵老者未必不會與他人聯手,一起吃下。”

    “呵呵,吃下,也得要找得到才行,連人家什么時候出的城,怎么出了城都不知道,怎么找得到人家?”

    “也是,不過當時大家可能沒怎么注意,易容混了出去,現在想要出去,可能就有人盯著了,易容的效果可能就沒這么好了。”

    “呵呵,不敢茍同,人家既然能出一次,那為什么不能出第2次呢?再說了,以他們身上的修煉資源,完全可以在蓮火城之中修煉到天仙在出門的。”

    “……”

    不少人都津津樂道,討論著。

    “老大!”

    徐若羲這只小狐貍感受到隔壁門開門的動靜,興沖沖的跑過來。

    “嗯,修煉怎么樣了?”

    李塵羽正打算和幻心夜算一下清單,搶來的東西里面,哪些需要的,哪些不需要的。

    “嗯嗯,很好,老大你給我的丹藥我已經用了兩顆了,已經快可以突破了!”

    徐若羲很是開心,果然有老大罩著就是爽。

    “沒有的話就找我問,現在你老大發財了,不缺那點小錢。”

    李塵羽很是豪氣,從唐門那里搶來的財富跟冥淵閣比起來,只多不少,上億!

    炎陽宗雖然在備戰前夕消耗了很多,但也依然有著四五千萬神石的東西。

    就算是和幻心夜對半平分,他也是有著9000萬左右的靈石!把積蓄翻了一番!

    “真的嗎?”

    徐若羲心都快化了,孤苦伶仃這么多年,總算遇到有一個好老大了!

    “當然,你老大還不至于撒謊。”

    李塵羽點點頭。

    “老大,你對我太好了!嗚嗚嗚!”

    徐若羲一激動的就跳起來,又抱了上去。

    “切!”

    幻心夜看著激動的徐若羲,很是不屑,瞧把她激動的,本貓的身價也不低,算上這一次的收入,也是好幾千萬,丹藥完全可以一把一把的買!

    “得了,趕緊回去修煉吧。”

    李塵羽把徐若羲提起來,放了下去。

    “嗯嗯。”

    徐若羲懷著一顆激動的心跑回去修煉了。

    而李塵羽和幻心夜也開始不斷清點收獲。

    “好窮啊~”

    清點完之后,幻心夜嘆了一口氣,連一件仙器都沒有,真窮!

    “本貓什么時候才能裝備上仙器級別的啊,太窮了,一身家當只夠買一件!”

    幻心夜滾在神石鋪的床上,生無可戀。

    “給老子清醒點!”

    李塵羽看到他這副模樣,一巴掌拍過去,幻心夜吃痛,這才正常起來,伸出手,捂著頭。

    “想要仙器自己去買,你又不是買不起,別在這得瑟你有錢,這里沒有外人,別在這給我裝。”

    翻了個白眼說道。

    “唉~老大,你就不能讓我囂張一下嗎?畢竟一下子就暴富起來了呀!”

    幻心夜摸著頭,那是剛才被李塵羽拍的地方,現在還疼疼的。

    “瞧你這點志向。”

    李塵羽翻了個白眼。

    “不是,老大,我跟你不同啊,畢竟我本來也不富有的,不像老大你,武器都是中品仙器。”

    幻心夜說到武器的時候,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 体彩广东十一选五 体彩环岛赛开奖平台 河北体彩快乐扑克 股票配资名词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预测 浙江快乐12开奖列表 免费时时彩计划ios版 北京时时彩的官网下载 连云港配资开户 浙江十一选五五00期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下组 河南省十一选五助手 红牛在线配资平台图片 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甘肃11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