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飛升不容易 > 第二十章 云渚
    看著眼前的古宅,幾人對視一眼,點點頭,向最左邊的房間走去。

    可能因為是已經在古宅內,房門上只有簡單的防御陣法。沒用莫琢玉破陣,云渚揮劍,輕輕一擊,就破掉陣法進得屋中。

    莫琢玉進屋后,就看見屋中間一座石臺,其上放著歪倒的煉丹爐。這應該是一間煉丹室。

    不過,屋中塵積網布,顯然已經有許久沒有人進入過。修真界煉制的丹藥,放在特制的地方,雖然能保存一段時間。但是如果時間過得太久,也是會失去藥效的。

    因此,幾人都不報什么期望。隨意在屋中翻看了一圈,果然雖是有幾件裝靈藥和丹藥的玉盒之類,但是里面東西早已經化作塵埃。

    失望地從屋中退出,又打開了旁邊一間屋子。

    剛進屋,莫琢玉就眼睛一亮。

    “哇,這是練器室吧”,易遙驚呼。

    幾人看到屋中擺放著的各類法器,都面露喜色。快步奔至放法器的墻邊,只見其上分品階,大大小小放置著十幾件法器。

    其中一品法器最多,有七八件。二品的法器也有三五件,剩下居然還有一件三品的防御法器。

    將所有還算完好的法器全收了過來,幾人分了分。一品的法器正好各自兩件,二品一人選了一件后,還剩了一把,加上三品的那件,暫時沒有分由云渚先保管著。

    終于又有所收獲,幾人興致高漲。轉身又來到旁邊的屋子。

    不過連著進了幾間屋,卻都是空蕩蕩只剩下塵埃和蛛網。

    眼見著就剩下最后兩間屋了,易遙抱怨道“還用得著去看嗎,這么多房間都是空的。剩下的兩間也沒有什么了吧。”

    “也就兩間了,看看也不費事,免得惦記。”易謙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靈火,心情也有些低落。

    莫琢玉倒是沒什么,此行雖是破陣費了些事,但是得到的東西已遠遠足以抵消損失。

    倒數第二間屋看了,也不過發現些破損的家具。四人來到最后一間屋前。

    因為前面的屋子都沒有發現什么危險,所以易遙率先走到門前,伸手推開門,邁步踏入房中。

    “啊”一聲短促的尖叫從屋中傳出。

    “阿瑤!”易謙聽出是易遙的聲音,驚慌喊道,并兩步跨進屋內。

    莫琢玉和云渚對視一眼,也立刻進屋。

    “哥哥救我!”

    莫琢玉剛踏進屋就聽到易遙的聲音。飄飄渺渺,似近在耳邊,又似遠在天邊。

    屋中的情形也遠遠超出她的想象。莫琢玉環視周邊,發現一同進來的云渚和前腳進來的易謙易遙的身影,都消失無蹤。

    周邊霧蒙蒙的一片,視線不能到達身前一尺之地。

    莫琢玉摸索著四處走看,并邊呼喊另外三人。但是除了剛進屋時易遙的那道叫聲,周圍再沒有其他聲音。

    不過,在走了一刻鐘后,莫琢玉不得不承認,她已經不在原來的那個屋中了。至少這絕對不是一間普通的房子。

    周圍空曠無邊,莫琢玉摸索著走了這么長時間,也根本沒有找到他們進來的那道門。

    從儲物袋中拿出月光石,卻發現并沒有什么作用。只能無奈地收起。

    莫琢玉腦中思緒急轉,一時間卻是沒有半分頭緒。

    這難道是個陣法?但是莫琢玉并沒有感到半分陣法的痕跡呀。但是除了陣法,莫琢玉也想不到什么,能瞬間改換人所處的位置。

    正苦惱的亂轉著,突然莫琢玉感到手上傳來什么觸感。

    “莫道友是我”耳邊傳來云渚的聲音。

    莫琢玉又驚又喜,“云道友,你怎么找到我的。”

    云渚從濃霧中走出,面帶微笑道“我隱隱感到身邊似乎有人,就試著過來看看。果然是你。”

    終于能看見同伴,莫琢玉也很高興“云道友你有沒有遇見什么,我從進來就不見了你們的蹤影。也不知道這是個什么地方,要如何才能脫身。”

    “脫身也不難,不過現在也不急著出去”,云渚一邊說著,一邊溫柔地看著莫琢玉,手緩緩地扶上她的臉頰。

    “額,云道友你怎么了?”莫琢玉尷尬地伸手擋住臉上的手,一邊快速退后兩步,一邊遲疑著問道。

    這云渚初見時,并不像是這么輕浮的人呀。怎么現在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別是中了什么邪吧。

    一邊想著,一邊又默默地往后退遠了一點,保持距離。

    云渚見狀,面露不悅。上前一把抓住莫琢玉的手,斥責道“你干什么往后退,你難道不喜歡我嗎?”

    “啊?”莫琢玉越發摸不著頭腦,這是哪跟哪呀。這云渚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著心中就想悄悄地地退開。

    不料,見到莫琢玉一直沒有回到,云渚似乎愈加生氣。手中劍向著莫琢玉舉起,傷心道“你既然已改心,那就別怪我不念舊情”。

    說著就提劍,向莫琢玉攻了過來。

    此時,莫琢玉真的是腦中一片漿糊。怎么突然之間,她似乎成了負心人呢。要不是確定這是第一次見云渚,莫琢玉都要以為自己對他始亂終棄過了。

    眼見著劍攻到了身前,莫琢玉無奈,只能出手回擊。

    過了兩三個回合,莫琢玉突然發現有些不對。

    云渚已是練氣圓滿境界,自己僅僅練氣八層的修為。現在怎么打得勢均力敵,似乎并不輸他多少呢。

    莫琢玉一邊應付著云渚的攻擊,一邊仔細地觀察他的動作。

    突然,恍然大悟。

    就說怎么打著這么奇怪呢,對方的云渚完全不是練氣圓滿的修為。其攻擊招式,修為境界,竟與自己相差無幾。

    莫琢玉心中明白了什么,手下不再保留。偃月弓弦滿箭出,瞬間穿透了對方的身影。

    莫琢玉警惕的握著弓,就看見對方果然如自己所料的慢慢化作霧氣消散。

    竟然是幻象。

    也是了,只有是幻象才能說得通。為什么,對方的修為恰好與自己相差仿佛,為什么對方舉止怪異。

    莫琢玉搖搖頭,失笑的收起弓。看見周邊的霧氣漸漸的消散了一些。

    就見對面緩緩走出一人,一襲白衣,風度翩翩,不正是云渚是誰。

    莫琢玉心中剛起防備,卻看見對方看到她似乎也很是驚訝。慢慢停下腳步,臉上瞬間慢慢的變紅,表情不再瀟灑,竟似有些扭捏之態。

    莫琢玉不知這是否又是另一道幻影,正猶豫間,就見對方轉瞬恢復平常。

    疑惑地問道“莫道友?”

    面上一本正經,似剛剛的都是莫琢玉的幻覺。

    聽到這聲疑惑,莫琢玉總算確認對方是本人。點點頭“云道友”。

    兩人一致沒有提起剛剛的遭遇,只轉而關心易謙兄妹的去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的介绍 银行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号码 海陆重工股票 河南快三跨度5最大遗漏 118期莲花3d博彩 川财证券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彩票平台注册赠送28元 福建11选5预测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云南福彩快乐10分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码 山东快乐扑克牌3走势图 在线配资上上盈靠谱 未来最赚钱的行业 在线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