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踏星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警告
    兮霜咬牙,“陸隱,你到底想干什么?”。

    陸隱抬眼,“我說,坐下”。

    兮霜神色變換,最終泄了氣般,扶起凳子,坐下,很老實。

    如果剛從遠征軍出來,心高氣傲的她絕不會這么聽話,但那一巴掌抽在擎王臉上,也等于抽在她爺爺臉上,擎王不敢反抗,爺爺,一樣如此。

    那一幕太過震撼,以至于將她從云端打入凡塵。

    欺負女孩子,陸隱沒興趣,但誰讓兮霜身份特殊呢。

    “兮骨在哪?”陸隱問道。

    兮霜低聲道,“去了墜星海邊境”。

    “連遠征軍都去了?”陸隱詫異,“遠征軍對我什么態度?”。

    兮霜不知道怎么回答,撒謊,騙不了人,不撒謊,這個人會怎么對付她?

    一時間,兮霜面色發白,看起來相當無助。

    陸隱失笑,“算了,我沒打算欺負你,聯系兮骨”。

    兮霜抿嘴,“你要干什么?”。

    陸隱道,“聊聊,怎么,你還怕我隔著光幕給他一巴掌?”。

    噗呲,這句話直接逗笑了兮霜,但緊接著反應過來,怒瞪向陸隱,怎么能笑呢?這個男子可是敵人,他說的又是爺爺,真是的,丟人。

    陸隱提起酒壺再次給自己倒了杯酒,又給兮霜倒了杯酒,“你還不錯,維護了青樓,放心吧,我不擅長欺負女孩子”。

    小小插曲讓兮霜心態放松了不少,她大膽的喝了口酒,瞪著陸隱,“我爺爺是好人”。

    陸隱古怪,“這話,你得跟恨他的人講,比如巨人科技,比如那些被遠征軍屠家滅族的遺孤”。

    “他們該死”,兮霜道,“遠征軍維護人類星域和平,爺爺代表了榮耀殿堂,代表了正義”。

    陸隱放下酒杯,“我沒工夫跟你談論正義,聯系兮骨吧”。

    “你恨我爺爺嗎?”兮霜抬起個人終端,問了一句。

    陸隱搖搖頭,“當然不”。

    兮霜詫異,“你們不是敵人?”。

    陸隱認真看著兮霜,“他,不配”。

    兮霜大怒,緊咬嘴唇,有心不想聯系,但看著陸隱咄咄逼人的目光,又害怕,哼了一聲,聯系兮骨。

    沒一會,光幕出現,里面是兮骨疲憊的身影,背景是一顆蒼涼星球,“小霜,聯系爺爺什么事?回去了嗎?買了什么?”。

    兮骨聲音很溫柔,明明很疲憊,卻故作輕松,他樣貌并不蒼老。

    其實他看起來也就是中年人,然而如果愿意,他不僅可以當爺爺,更可以成為老祖宗,畢竟活了太久。

    兮霜面色蒼白,帶著無助與彷徨,“爺爺”。

    兮骨看著兮霜,臉色變了,怒吼,“小霜,怎么了?誰欺負你了?告訴爺爺,爺爺這就去宰了他”。

    “遠征軍可以擅自離開墜星海邊境?兮骨軍團長真是悠閑”,調楷的聲音傳來,兮霜將光幕對向陸隱,陸隱抬手,“好久不見,兮骨軍團長”。

    兮骨看到陸隱,瞳孔陡縮,“陸隱?”。

    陸隱嘴角彎起,“很意外?”。

    兮骨身子探前,緊盯著陸隱,“陸隱,你為什么跟小霜在一起?你對她做了什么?”。

    陸隱無辜,“碰巧遇到,喝一杯”,說著,還給自己與兮霜倒了酒。

    “小霜,別喝”兮骨急了。

    兮霜抿嘴,“爺爺,這是我的酒”。

    兮骨一愣,看向陸隱,“陸隱,你想做什么?你我的恩怨不要牽扯到孩子”。

    陸隱好笑,“她自己說不比我小”,說到這,陸隱看向兮霜,“你多大了?”。

    兮霜低著頭,不想搭理他。

    兮骨沉聲開口,“陸隱,你到底想做什么?”。

    陸隱起身,“沒什么,碰巧遇到,聊兩句而已,也想看看兮骨軍團長的近況,看你身子硬朗,還能活很久,不錯,不錯”,說完,走到兮霜身旁,在兮骨眥裂的目光中,抬手拍在兮霜頭上,對著兮骨一笑,“你孫女很可愛,有機會再見”,說完,身體消失。

    “陸隱,你站住,你做了什么?”兮骨怒吼,但陸隱已經離開。

    兮骨急忙看向兮霜,忐忑,“小霜,身體有沒有異常?有沒有哪痛的?到底怎么回事?快跟爺爺說說”,他是真急了。

    兮霜摸了摸頭,茫然,“爺爺,我沒事”。

    兮骨著急,怎么可能沒事?怎么可能碰巧遇到?陸隱沉府極深,臨走前特意拍在兮霜頭上,怎么可能沒做什么?

    “小霜,到底怎么回事?快跟爺爺說說”兮骨急道,他準備立刻回去,陸隱一定做了什么,星使的手段不是一個小小巡航境能察覺的。

    有時候,人會把自己看的太重,在兮霜的世界觀中,陸隱與兮骨是敵人,在兮骨的世界觀中,認為陸隱特意找到兮霜,肯定做了什么,只為了對付他。

    然而在陸隱的角度,他什么都沒做,如果真要說做了什么,也是警告。

    一個兮骨,不值得他失去底線去利用兮霜,但小小的警告,也能讓兮骨不敢與他為敵。

    這就是陸隱的自信。

    外宇宙那場戰爭讓整個第五大陸看到了陸隱的影響力,看到了東疆聯盟的戰爭潛力,他,有資格對任何人開戰,遠征軍太渺小了。

    剛走出酒館,千鄒跟上來,“七哥,小丫頭嚇壞了吧?”。

    陸隱淡淡道,“盯著那家拍賣行,我有事要處理”,說完,身形再度消失。

    這次,陸隱去的是城主府。

    原本他沒打算對擎王如何,一巴掌打的高深莫測,傳出去后沒人敢對青樓如何,誰也摸不清青樓背后有什么強者。

    但瑤紅那個女人沒放棄,居然去了諸神之鄉搬救兵,揚言要滅了青樓。

    這就讓陸隱忍無可忍,諸神之鄉,他倒要看看有誰能出面。

    城主府,擎王不安。

    “父親,放心吧,諸神之鄉可是龐然大物,與天星宗,梅比斯一族齊名,別說現在的青樓,哪怕不老翁鼎盛時期,青樓也不敢得罪諸神之鄉”擎鈺道,語氣兇厲。

    擎王目光閃爍,被抽一巴掌,

    他自然不甘心,瑤紅更是怨毒,所以去了諸神之鄉搬救兵。

    但諸神之鄉能對付青樓幕后那個人嗎?最關鍵的是他甚至不知道那個人是誰?

    這是大忌,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怎么對付?

    但目前形勢已經不是他說了算,瑤紅身為諸神之鄉十八滿天神之一,在青樓被抽了那么多巴掌,打的不僅是瑤紅的臉,也是諸神之鄉的臉。

    新宇宙這些龐然大物的弟子外出行走,同輩之戰,背后勢力不會插手,但前輩出手就不同了,諸神之鄉必然要從青樓那討回代價。

    原本的青樓不應該有這種強者才對。

    “走”,擎王低沉開口。

    擎鈺一愣,“父親,您說什么?”。

    擎王沉聲道,“走,立刻走,不能留了”。

    擎鈺道,“怎么能走?父親,諸神之鄉的高手一旦來,發現我們走了,他們怎么想?放心吧父親,這片宇宙敢與諸神之鄉為敵的沒幾個人,何況還是替青樓那種地方出頭”。

    擎王當然明白,但他就是不安,諸神之鄉的強大他很清楚,要不然也不會任由瑤紅對自己兒子那般嚴厲,身為星使都不敢說什么,但諸神之鄉也不是無敵,他想起之前七字王庭夏家與天星宗還有長天島的一戰,那一戰布局多年,從小事引起。

    那么,這件事是不是也是什么人打算對付諸神之鄉的引子?不是沒可能,他不想卷入這種旋渦中。

    想到這里,他一把抓住擎鈺就要離開,不管怎么樣先離開再說,諸神之鄉如果碾壓青樓背后那個人,他大不了回來賠罪,瑤紅畢竟是他兒媳,如果真像他想的那樣,是龐然大物之間的戰爭,卷進去就完了。

    命只有一條。

    正當他要離開,肩膀上出現一只手,將他壓了下來。

    擎王臉色大變,有人,什么時候?

    他一手抓著擎鈺,緩緩轉頭,看到了一個年輕男子正冷冽看著他,“想去哪?”。

    看到此人,擎王第一時間感覺眼熟,然后瞳孔變幻,想起來了,“陸,陸盟主”。

    陸隱手掌發力,輕易將擎王壓入地底,發出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城主府都坍塌,巨大的力量將擎王半邊身子壓碎。

    劇痛傳來,擎王吐出口血,不敢有絲毫反抗,甚至都緊咬舌頭,不讓自己發出慘叫,手一松,將擎鈺扔開,防止波及到他。

    此刻,擎王半個身體都壓入地底,陸隱手臂垂下,依然按在他肩膀上,從遠處看,就像擎王跪在陸隱身前一般。

    擎鈺爬起來,看到這一幕,面色煞白,充滿了恐懼與絕望,卻不敢出聲,生怕陸隱注意到他。

    陸隱松開手,居高臨下看著擎王,“你們在找死?”。

    擎王咳出口血,五臟六腑都被陸隱巨大的力量震裂,“陸盟主,求求您,放過我這一次”。

    陸隱瞥了眼擎鈺,“你兒子,不該活著”。

    擎王咳血,面色悲戚,“陸盟主,我這就打斷他四肢,讓他終生不出城主府,不會禍害別人,求陸盟主放過我們這一次,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福建31选7开奖走势图